当前位置:首页   学术动态
奥斯陆大学Mette Halskov Hansen教授来我院讲学
发布日期:2019-09-20 08:28:17  作者:孙美玲

    2019年9月16日下午,国际知名中国研究学者贺美德(Mette Halskov Hansen)在恕园19号楼501会议室为学院师生作了题为“Is individualism on the rise in China?”的学术讲座。讲座由外国语学院院长欧荣教授主持,学院部分教师及研究生参加讲座。

    贺美德教授首先介绍了她的三个研究领域:中国学生的教育问题、中国是否是集体社会以及我们该如何应对环境问题,她强调这些问题其实有联系,反应的都是社会问题。

    接着她将“个体主义”(individualism)作为个体自主的意识形态,而“个体化”(individualization)是社会进程中制度变迁的产物,它使得个人崛起,对二者进行了区分讨论;并指出中国正处于个体化的进程中。宏观的社会层面上,中国的个体化趋势在体现在:市场经济、就业市场,新媒体及交流的方式、家庭的控制等方面;微观的个体层面上体现在:更多的社会不安、更多选择的自由、更多的期待等方面;随后贺美德教授以学校为例阐述了个体化趋势在日常生活中的体现,学校是一个社会的缩影,学校里的个体化主要体现在:官方课程、学生组织的实验、鼓励学习中。贺美德教授指出个体化的进程间接或非间接地提升了,但个体主义作为自主个体的思想却没有得到提升。随后,贺美德教授总结指出:个体化进程源于制度变化并非个体;个体化进程是不可逆的;高水平的个体化要求对集体的强烈个人责任意识。


学术动态

奥斯陆大学Mette Halskov Hansen教授来我院讲学

郑航航 · 2019-09-20

    2019年9月16日下午,国际知名中国研究学者贺美德(Mette Halskov Hansen)在恕园19号楼501会议室为学院师生作了题为“Is individualism on the rise in China?”的学术讲座。讲座由外国语学院院长欧荣教授主持,学院部分教师及研究生参加讲座。

    贺美德教授首先介绍了她的三个研究领域:中国学生的教育问题、中国是否是集体社会以及我们该如何应对环境问题,她强调这些问题其实有联系,反应的都是社会问题。

    接着她将“个体主义”(individualism)作为个体自主的意识形态,而“个体化”(individualization)是社会进程中制度变迁的产物,它使得个人崛起,对二者进行了区分讨论;并指出中国正处于个体化的进程中。宏观的社会层面上,中国的个体化趋势在体现在:市场经济、就业市场,新媒体及交流的方式、家庭的控制等方面;微观的个体层面上体现在:更多的社会不安、更多选择的自由、更多的期待等方面;随后贺美德教授以学校为例阐述了个体化趋势在日常生活中的体现,学校是一个社会的缩影,学校里的个体化主要体现在:官方课程、学生组织的实验、鼓励学习中。贺美德教授指出个体化的进程间接或非间接地提升了,但个体主义作为自主个体的思想却没有得到提升。随后,贺美德教授总结指出:个体化进程源于制度变化并非个体;个体化进程是不可逆的;高水平的个体化要求对集体的强烈个人责任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