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师范大学 外国语学院
School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 Hangzhou Normal University
当前位置:首页   学术预告
南京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余红兵副教授应邀来我院讲学
发布日期:2020-01-30 14:16:16  发布者:鲍灵婕

    2019年12月18日下午,南京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副教授余红兵老师应邀来我校讲座,讲座题目为“文化记忆的符号机制”。余红兵老师为南京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副教授,Chinese Semiotic Studies(ESCI,SCOPUS)执行主编,Semiotica(SSCI,A&HCI)副主编,同时担任多家著名国际英文期刊、出版社特邀审稿人;目前在国内外著名学术期刊发表论文近三十篇,出版中文专著一部(《符号建模论》),符号学译著三部;此外,余老师还主持和参加了九项国家级、省部级以及国际人文社科研究项目等。讲座由比较文学与跨文化研究所副所长邓天中教授主持,比较文学与跨文化研究所成员、学院部分教师、本科生及研究生参加讲座。

    余红兵老师首先为大家介绍了文化记忆(cultural memory)概念的提出。这一概念是德国学者扬·阿斯曼(Assmann)在哈布瓦赫“集体记忆”与瓦尔堡“社会记忆”概念的基础上提出的,在扬·阿斯曼、夫人阿莱达·阿斯曼以及其他学者的共同努力下,在近三十年间蓬勃发展。余老师对文化记忆热之成因做了分析,并根据阿斯曼对于文化记忆概念的理解,对文化记忆的概念进行了进一步的界定。余老师还对传统、文化记忆和文化进行了区别,并得出了一个集合关系:传统⊂文化记忆⊂文化。余老师提出,我们不能像结构主义者们一样,借索绪尔的语言符号模式将象征视为能指,将文化记忆视为所指。经过对比,余老师得出了“皮尔士传统比索绪尔传统更适合作为文化记忆整体分析的解释工具”这一结论。

    余老师的讲座内容极其充实,不但从现实意义上对文化记忆的概念进行了阐释,也从理论意义上进行了说明;不但对文化记忆的概念加以了界定,同时也对其符号机制进行了审视。余老师强调了文化记忆的符号性,因为通过象征载体而实现的符号化是文化记忆行为与结果的核心特质。这对比较文学与跨文化研究的学者们极具启发,提问环节现场气氛热烈。讲座虽然只有短短的一个半小时,却精彩纷呈。余红兵老师渊博的知识背景、谦虚有礼的言行举止、幽默风趣的演讲风格,给在场的师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讲座深厚的学术内涵使听众们皆受益良多。

余红兵讲座照片





学术预告

南京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余红兵副教授应邀来我院讲学

郑航航 · 2020-01-30

    2019年12月18日下午,南京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副教授余红兵老师应邀来我校讲座,讲座题目为“文化记忆的符号机制”。余红兵老师为南京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副教授,Chinese Semiotic Studies(ESCI,SCOPUS)执行主编,Semiotica(SSCI,A&HCI)副主编,同时担任多家著名国际英文期刊、出版社特邀审稿人;目前在国内外著名学术期刊发表论文近三十篇,出版中文专著一部(《符号建模论》),符号学译著三部;此外,余老师还主持和参加了九项国家级、省部级以及国际人文社科研究项目等。讲座由比较文学与跨文化研究所副所长邓天中教授主持,比较文学与跨文化研究所成员、学院部分教师、本科生及研究生参加讲座。

    余红兵老师首先为大家介绍了文化记忆(cultural memory)概念的提出。这一概念是德国学者扬·阿斯曼(Assmann)在哈布瓦赫“集体记忆”与瓦尔堡“社会记忆”概念的基础上提出的,在扬·阿斯曼、夫人阿莱达·阿斯曼以及其他学者的共同努力下,在近三十年间蓬勃发展。余老师对文化记忆热之成因做了分析,并根据阿斯曼对于文化记忆概念的理解,对文化记忆的概念进行了进一步的界定。余老师还对传统、文化记忆和文化进行了区别,并得出了一个集合关系:传统⊂文化记忆⊂文化。余老师提出,我们不能像结构主义者们一样,借索绪尔的语言符号模式将象征视为能指,将文化记忆视为所指。经过对比,余老师得出了“皮尔士传统比索绪尔传统更适合作为文化记忆整体分析的解释工具”这一结论。

    余老师的讲座内容极其充实,不但从现实意义上对文化记忆的概念进行了阐释,也从理论意义上进行了说明;不但对文化记忆的概念加以了界定,同时也对其符号机制进行了审视。余老师强调了文化记忆的符号性,因为通过象征载体而实现的符号化是文化记忆行为与结果的核心特质。这对比较文学与跨文化研究的学者们极具启发,提问环节现场气氛热烈。讲座虽然只有短短的一个半小时,却精彩纷呈。余红兵老师渊博的知识背景、谦虚有礼的言行举止、幽默风趣的演讲风格,给在场的师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讲座深厚的学术内涵使听众们皆受益良多。

余红兵讲座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