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学院要闻
师大名师系列报道(41):朱永生
发布日期:2012-05-08 00:00:00  作者:admin
师大名师系列报道(41):朱永生
来源:学通社  作者:吴微微 陈跃  编辑:  时间:2012-05-07  点击: 205

    编者按:在创建一流的过程中,学校有一批优秀的专家、教授,他们在关键岗或突出业绩岗上均取得了重要成绩。同时,在科研、教学、为师等方面均作出表率。在我校创建一流综合性大学之际,他们的精神尤其值得全校师生学习。为此,自2008年下半年以来,由新闻中心学生通讯社的记者们,从学生的视角对其中的部分教授进行了采访报道,并陆续在校报上刊出,受到师生们的广泛关注与好评。

心胸要开阔 志向要高远 心态要平和
——访我校特聘教授朱永生 

    写这篇稿时,我在想标题要怎么写,最终决定用“心胸要开阔,志向要高远,心态要平和”这十五个字,这原本是朱永生教授对学生们的希望,但我觉得用来概括他自己也十分合适。在整个采访中,他一直都是彬彬有礼,平易近人,时而也爽朗地笑,像极了朋友聊天。

汗水淌在看不见的地方

    盛开的鲜花总是引人注目,滴进土里的那些汗水却不易察觉。“我在苏州大学待了22年,从一个不识ABC的学生到外文系教授和系主任”,在这22年里,朱永生的故事鲜为人知。
    朱永生初中开始学习俄语,一直学了六年,而且学得不错,借助词典已能看俄文小说了。高中毕业“上山下乡”,到农村当知识青年,“可能是因为我在农村表现比较好,1973年被推荐去了苏州大学”。进大学,朱永生被分到外语系英语专业,全年级共120个学生,100人学英语,20人学俄语。英语专业的同学,有的已经能看英文小说,有的曾是中学英语老师,“我是这100个人中唯一一个没学过英语的人”。以前读书的时候,成绩总是名列前茅,而今却成了年级里倒数第一。失落、茫然,带来了极大的心理落差。“我想转回俄语专业,但最终没成,辅导员对我说‘你就吃点苦吧’”,于是只能硬着头皮撑下来。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凭着刻苦和悟性,一学期后,朱永生向倒数第一挥手说了再见。
    1976年临近毕业,学校希望朱永生留校,“这是很出乎我意料的”,于是就这样留校做了助教。对于有所追求的人而言,压力总是如影随行。课业基础还不够稳固,各种政治运动占用了大量的时间,经济微薄,与家人两地分离,各种压力从四面八方而来,但朱永生依旧是不变的坚持,咬着牙一直过了17年,1993年提升为教授。在那些岁月里,汗水淌在哪里,只有他自己知道。

“出国使我更加爱国了”

    1982年,朱永生作为一名青年教师,通过层层选拔,成为了国家公派澳洲的8个留学生之一。“出国使我更加爱国了,这是大实话。在国外我看见五星红旗,听见中文歌曲就觉得十分亲切。”月是故乡明,意不在月亮,说的是游子的思乡之情。
    在悉尼的两年间,朱永生师从英国著名语言学家、系统功能语言学的创始人M.A.K.Halliday。他深情地说:“导师对我的影响是直接而巨大的,曾想要超越我的老师,现在我知道这不可能,因为他太伟大了”,“但这不等于放弃努力。尽管我不能用一个完整的理论框架来取代他的理论,我可以从局部,从某一个点或面进行思考。”朱永生强调,创新意识十分重要,一定要有自己的想法,千万别只是做一个搬运工。当我们把自己的观点表达出来之后,会引发别人的思考,然后通过讨论甚至争论的过程来提高大家的认识。
从悉尼学成归国,朱永生为自己确立了更高的目标,要将理论研究进行到底。

“学生好是我作为老师最大的快乐”

    “尽管在学术上我不能超越我的导师,但我特别希望我的学生超过我。”朱永生热爱生活,他热枕授课,有他的课堂,尽是活力与光芒。他是一个快乐而富有激情的教书匠,一个传递美丽语言文化和快乐人生观的灵魂工程师。“我很希望自己的学生能够成才,学生好是我作为老师最大的快乐”。
    也正是因为希望学生成才心切,朱永生发现了当下学生们存在的一些问题。“我们那个时候,如果你学习太努力,是会有‘白专’的嫌疑的,是要被人说闲话的,因为当时的政治氛围并不鼓励我们努力学习。我们那时唯一的英文期刊是《北京周报》,唯一的英文广播是北京电台。再看看现在,你们有时间和精力,有老师的指导,还有各种获取资源的途径,你们有多少时间是浪费在无意义的事情上的。你们看的书恐怕还没有我那时偷偷看得多”,朱永生对学生们担忧甚切,他希望学生们多读书读好书,拥有海纳百川的开放胸襟和高瞻远瞩的广阔视野。


相关报道:

钱兆明刘俊平甘霖翁旭初范忠信刘志培颜钟祜裴真明蔡大生邱猛生匡廷云何积丰潘德炉赵志毅王慧中邱化玉蒋剑雄田耀农郭清李宝兴凌平陈星李康袁成毅吴静殷企平臧玉峰王光银卢福营杨军黄爱华楼柏安王光龙陆忠发郑莉君朱晓鹏钟守满陶水木程素萍 王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