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师范大学 外国语学院
School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 Hangzhou Normal University
当前位置:首页   科学研究   学术动态
卜杭宾博士主讲“‘鲜血、土地、鬼魂’:《死亡欧洲》中的幽灵政治”
发布日期:2020-12-12 08:58:10  发布者:柳飞跃

    2020129日下午,苏州大学文学博士、杭州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英语系卜杭宾老师在杭师大仓前校区恕园19-208室为我院师生作了题为“‘鲜血、土地、鬼魂’:《死亡欧洲》中的幽灵政治”的学术讲座,学院沙龙钉钉群同步直播。讲座由殷企平教授主持,学院诸多教师和研究生参加了此次讲座。本次讲座是杭州师范大学敦雅书社的第七次活动。

    讲座伊始,卜杭宾博士对《死亡欧洲》这部小说及其作者齐奥卡斯做了简要介绍。通过引入德里达的“幽灵论”,卜博士提出幽灵不只存在于过去,在未来也会不断复现。之后,卜杭宾博士将作品置于福山“历史终结论”的特殊论辩语境,结合小说所呈现的东欧剧变后欧洲城市所暴露的“庸俗现代性”,阐释了齐奥卡斯对晚期资本主义的批判。这其实也是齐奥卡斯写这部小说的动机之一。在欧洲欢庆自由资本主义的终极胜利之际,齐奥卡斯以反向路径透视全球资本主义浪潮席卷下欧洲各地的庸俗城市景观,解构了“历史终结论”所构设的盲目愿景,也颠覆了读者关于完美高雅欧洲的传统浪漫想象,而德里达所说的幽灵也恰恰匿藏在“富裕、阳光、耀眼的后现代世界,历史的终结,以及晚期资本主义的新世界体系”。

    接着,卜杭宾博士谈到,与一般的反犹主义题材小说略有不同,《死亡欧洲》并未直接介入德国纳粹屠犹的恐怖历史,而是借助幽灵诅咒的哥特文学样式以及现实与历史交织的双线叙事,将自古相传的反犹诬蔑、二战期间希腊犹太人的特殊命运、二战后迄今的种族主义思潮这三者相互贯穿。犹太男孩艾里亚斯对艾萨克家族的代际跨国缠绕,以若隐若现的幽灵形式不断复返,提醒我们犹太人悲剧背后的历史痛点与人性之耻。

    由于作者的澳大利亚作家身份,卜博士又将小说的幽灵政治与澳大利亚的特定语境相勾连。与地狱般的欧洲旧世界相比,澳大利亚所代表的新世界并不像一般欧洲人以为的那样天真。卜博士聚焦了作品中所折射的澳大利亚的白澳政策与饱受国际社会批判的难民政策,认为对土著人的迫害以及对难民的非人安置是澳大利亚的耻辱。最后,卜博士特别指出这部黑暗悲观的作品结尾仍有一抹不容忽视的亮色,并援引了德里达提出的“新国际”概念,认为作者依然在试图探索一种基于尊重、宽容、悦纳异己的民主理想,虽然对人类社会未来的命运与救赎而言,这一构想充满着各种不确定性。《死亡欧洲》双轨并行、幽灵复返的特殊言说方式,不仅关涉个体面对家族代际诅咒的耻辱叩问与伦理抉择,而且延展到对欧洲与澳大利亚自身野蛮历史以及与之缠绕共生的反犹主义的深刻省思。

    讲座最后,在场师生进行了积极的交流与互动。面对老师学生们提出的问题,卜杭宾博士一一耐心解答。关于资深教授们的意见,卜博士也一一记录,有所收获。此次讲座学术氛围浓厚,现场气氛热烈融洽,外院师生均反映受益匪浅。

主讲人卜杭宾教授



学术动态

卜杭宾博士主讲“‘鲜血、土地、鬼魂’:《死亡欧洲》中的幽灵政治”

郑航航 · 2020-12-12

    2020129日下午,苏州大学文学博士、杭州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英语系卜杭宾老师在杭师大仓前校区恕园19-208室为我院师生作了题为“‘鲜血、土地、鬼魂’:《死亡欧洲》中的幽灵政治”的学术讲座,学院沙龙钉钉群同步直播。讲座由殷企平教授主持,学院诸多教师和研究生参加了此次讲座。本次讲座是杭州师范大学敦雅书社的第七次活动。

    讲座伊始,卜杭宾博士对《死亡欧洲》这部小说及其作者齐奥卡斯做了简要介绍。通过引入德里达的“幽灵论”,卜博士提出幽灵不只存在于过去,在未来也会不断复现。之后,卜杭宾博士将作品置于福山“历史终结论”的特殊论辩语境,结合小说所呈现的东欧剧变后欧洲城市所暴露的“庸俗现代性”,阐释了齐奥卡斯对晚期资本主义的批判。这其实也是齐奥卡斯写这部小说的动机之一。在欧洲欢庆自由资本主义的终极胜利之际,齐奥卡斯以反向路径透视全球资本主义浪潮席卷下欧洲各地的庸俗城市景观,解构了“历史终结论”所构设的盲目愿景,也颠覆了读者关于完美高雅欧洲的传统浪漫想象,而德里达所说的幽灵也恰恰匿藏在“富裕、阳光、耀眼的后现代世界,历史的终结,以及晚期资本主义的新世界体系”。

    接着,卜杭宾博士谈到,与一般的反犹主义题材小说略有不同,《死亡欧洲》并未直接介入德国纳粹屠犹的恐怖历史,而是借助幽灵诅咒的哥特文学样式以及现实与历史交织的双线叙事,将自古相传的反犹诬蔑、二战期间希腊犹太人的特殊命运、二战后迄今的种族主义思潮这三者相互贯穿。犹太男孩艾里亚斯对艾萨克家族的代际跨国缠绕,以若隐若现的幽灵形式不断复返,提醒我们犹太人悲剧背后的历史痛点与人性之耻。

    由于作者的澳大利亚作家身份,卜博士又将小说的幽灵政治与澳大利亚的特定语境相勾连。与地狱般的欧洲旧世界相比,澳大利亚所代表的新世界并不像一般欧洲人以为的那样天真。卜博士聚焦了作品中所折射的澳大利亚的白澳政策与饱受国际社会批判的难民政策,认为对土著人的迫害以及对难民的非人安置是澳大利亚的耻辱。最后,卜博士特别指出这部黑暗悲观的作品结尾仍有一抹不容忽视的亮色,并援引了德里达提出的“新国际”概念,认为作者依然在试图探索一种基于尊重、宽容、悦纳异己的民主理想,虽然对人类社会未来的命运与救赎而言,这一构想充满着各种不确定性。《死亡欧洲》双轨并行、幽灵复返的特殊言说方式,不仅关涉个体面对家族代际诅咒的耻辱叩问与伦理抉择,而且延展到对欧洲与澳大利亚自身野蛮历史以及与之缠绕共生的反犹主义的深刻省思。

    讲座最后,在场师生进行了积极的交流与互动。面对老师学生们提出的问题,卜杭宾博士一一耐心解答。关于资深教授们的意见,卜博士也一一记录,有所收获。此次讲座学术氛围浓厚,现场气氛热烈融洽,外院师生均反映受益匪浅。

主讲人卜杭宾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