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师范大学 外国语学院
School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 Hangzhou Normal University
当前位置:首页   科学研究   学术动态
刘康教授主讲比较文学与跨文化研究中心院士讲坛
发布日期:2020-12-21 11:33:56  发布者:邹陈妍

    2020年12月17日下午,欧洲科学院院士、美国杜克大学亚洲与中东研究系刘康教授应邀比较文学与跨文化研究中心院士讲坛,由欧院长主持,通过腾讯会议平台,为我院师生作了主题为“什么是文科?——现代知识的型塑与体系”的讲座。

    本次讲座刘康教授以“文科”(liberal arts)为对象,围绕欧洲现代知识模式的谱系,进而探讨现代中国知识体系与模式的西方来源与基础。讲座伊始,刘康教授通过对西方和中国传统进行扼要的比较与历史回顾,带领我们简单地回顾了欧洲知识的源流——两希文明,以启蒙运动和百科全书派为代表的近现代思想的起源,乃至康德、黑格尔、马克思为代表的哲学思想体系,以此引出对大学、文科以及现代世界的思想与知识的三重思考。随后刘教授开始讨论欧洲知识模式与思想观念在中国的翻译、接受和转换,梳理“文科”在中国的历史演变、制度和知识模式的变化。刘教授以其极其宏大的视野,运用空间的时间化方式,超越了时间线性的关系,把世界系统知识分化为现代社会知识、古代文明以及当代文明等层面。这是系统和知识分化的结果,体现了知识体系的等级化。接着,刘教授分享了他的文章“西方理论在中国的命运——詹姆逊与詹姆逊主义”中的重要论断:理科重于发现,工科重于创新,而文科重于反思。对于文科来说,无所谓新与旧,文科最重要的职能是反思,在于从文科当中开拓新的思想空间,重新思考古今中外问题。刘教授认为从“什么是文科”这个话题开始,继而打开“理论的中国问题”的又一个话题,或许会引向新的未知的思想空间,这也正是思想与学术研究迷人之处。正如巴赫金所言,“世上既不存在最先的话,也不存在最后的话,对于对话的语境来说,不存在任何局限(它向无限的久远和无穷的未来延申)。”刘教授指出,我们正处在这样一个文化转型的大时代,思想与学术也就被不断地赋予了存在的意义。而针对在逐渐融入现代世界体系的过程中,中国在知识观念、模式和体制方面呈现大量矛盾、断裂、变异和转换等问题的局面,刘教授认为要在思想史、学术史的框架下,反思西方理论的中国问题,从理论的中国问题的角度,来把握西方知识体系在中国的百余年遭遇,以期开启中国当代思想史的新路径。最后,刘教授提及另一重要概念——另类思考,着重强调了另类思考的重要性与必要性。刘教授引用米歇尔·福柯在《快感的享用》中的一段话,“一个人能否不仅仅是思考,而是另类思考? 能否对所看到的东西另有所悟?有时在人生中如此这般地思考,确是必不可少的,倘若一个人真要一直去看、去思的话。”鼓励在座听众勇于并勤于另类思考。

    讲座的最后,在场师生积极参与研讨,刘教授耐心地对提出的问题进行解答,就各种观点进行了深入的探讨,现场气氛融洽。


学术动态

刘康教授主讲比较文学与跨文化研究中心院士讲坛

郑航航 · 2020-12-21

    2020年12月17日下午,欧洲科学院院士、美国杜克大学亚洲与中东研究系刘康教授应邀比较文学与跨文化研究中心院士讲坛,由欧院长主持,通过腾讯会议平台,为我院师生作了主题为“什么是文科?——现代知识的型塑与体系”的讲座。

    本次讲座刘康教授以“文科”(liberal arts)为对象,围绕欧洲现代知识模式的谱系,进而探讨现代中国知识体系与模式的西方来源与基础。讲座伊始,刘康教授通过对西方和中国传统进行扼要的比较与历史回顾,带领我们简单地回顾了欧洲知识的源流——两希文明,以启蒙运动和百科全书派为代表的近现代思想的起源,乃至康德、黑格尔、马克思为代表的哲学思想体系,以此引出对大学、文科以及现代世界的思想与知识的三重思考。随后刘教授开始讨论欧洲知识模式与思想观念在中国的翻译、接受和转换,梳理“文科”在中国的历史演变、制度和知识模式的变化。刘教授以其极其宏大的视野,运用空间的时间化方式,超越了时间线性的关系,把世界系统知识分化为现代社会知识、古代文明以及当代文明等层面。这是系统和知识分化的结果,体现了知识体系的等级化。接着,刘教授分享了他的文章“西方理论在中国的命运——詹姆逊与詹姆逊主义”中的重要论断:理科重于发现,工科重于创新,而文科重于反思。对于文科来说,无所谓新与旧,文科最重要的职能是反思,在于从文科当中开拓新的思想空间,重新思考古今中外问题。刘教授认为从“什么是文科”这个话题开始,继而打开“理论的中国问题”的又一个话题,或许会引向新的未知的思想空间,这也正是思想与学术研究迷人之处。正如巴赫金所言,“世上既不存在最先的话,也不存在最后的话,对于对话的语境来说,不存在任何局限(它向无限的久远和无穷的未来延申)。”刘教授指出,我们正处在这样一个文化转型的大时代,思想与学术也就被不断地赋予了存在的意义。而针对在逐渐融入现代世界体系的过程中,中国在知识观念、模式和体制方面呈现大量矛盾、断裂、变异和转换等问题的局面,刘教授认为要在思想史、学术史的框架下,反思西方理论的中国问题,从理论的中国问题的角度,来把握西方知识体系在中国的百余年遭遇,以期开启中国当代思想史的新路径。最后,刘教授提及另一重要概念——另类思考,着重强调了另类思考的重要性与必要性。刘教授引用米歇尔·福柯在《快感的享用》中的一段话,“一个人能否不仅仅是思考,而是另类思考? 能否对所看到的东西另有所悟?有时在人生中如此这般地思考,确是必不可少的,倘若一个人真要一直去看、去思的话。”鼓励在座听众勇于并勤于另类思考。

    讲座的最后,在场师生积极参与研讨,刘教授耐心地对提出的问题进行解答,就各种观点进行了深入的探讨,现场气氛融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