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师范大学 外国语学院
School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 Hangzhou Normal University
当前位置:首页   科学研究   学术动态
山东大学博士生导师程相占教授应邀讲学
发布日期:2021-04-13 09:48:24  发布者:汤慕可

    2021年4月9日晚7时,应外国语学院英美文学研究所邀请,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山东大学文学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程相占教授,通过腾讯会议平台作了题为“范畴的审美感知功能”的学术报告。此次报告由陈茂林教授主持,校内外众多教师、研究生和本科生70余人参加了此次讲座。

    本次讲座以沃尔顿的艺术范畴理论及其对当代自然审美理论的影响为讨论中心,程教授深入浅出地为我们介绍和分析了沃尔顿的艺术范畴理论,卡尔森自然美学的“科学认知主义”立场,以及当代自然审美理论对卡尔森“自然科学范畴”的批判与发展。

    讲座伊始,程教授详细地为我们介绍了沃尔顿的艺术范畴理论。程教授指出,沃尔顿艺术范畴理论的要点是如何借助正确的审美范畴,也即艺术范畴,去正确地感知艺术品的审美属性。沃尔顿审美理论的意义在于凸显了审美范畴的功能,即对于审美感知的内容及其方向的引领,初步解答了“如何适当地欣赏艺术品”这个艺术美学的问题。为解决自然审美欣赏的适当性问题、确定关于自然的正确范畴,卡尔森借鉴了沃尔顿艺术范畴理论的思路和方法,他将欣赏者对正确自然范畴的认知限定为自然科学提供的知识,并论证了科学知识在自然审美活动中的关键性作用。程教授认为,卡尔森对于科学知识的引入不仅为自然审美欣赏提供了必要的关注边界,也为我们正确感知自然审美属性、发现自然审美价值、进而做出正确的审美判断提供了指导。然而,程教授也指出了这一理论的缺陷:第一,作为正确自然范畴基础的自然科学所提供的知识本身范围十分广阔,在进行实际的自然审美欣赏时,无法从客体性角度确定所使用的具体科学知识是否正确,这种开放性最终可能使自然审美判断导向主观判断。第二,自然科学范畴是由自然科学活动提供的,这种范畴从本质上来说是科学范畴而非审美范畴;科学家运用科学范畴的最终目的是获得关于自然的科学知识,而这不是一种审美活动。随后,程教授详细地为我们介绍了当代自然审美理论对卡尔森“自然科学范畴”的批判与发展,他分别分享了英国美学家马尔科姆·巴德(Malcolm Budd)、加拿大学者格林·帕森斯(Glenn Parsons)美国学者马西娅·伊顿(Marcia Muelder Eaton)关于卡尔森“自然科学范畴”的讨论。程教授认为上述讨论都凸显了“范畴”在审美活动及审美体验中的功能,从一个侧面推进了审美理论的发展。但自然科学范畴应用于自然审美欣赏的合法性尚未得到解决。程教授认为自然美学要真正向前发展,自然美学家仍然面临着创造一套确保能够对自然进行深刻的、严肃的、适当的、正确的自然审美范畴,用以取代自然科学范畴的责任和义务。  

    讲座的最后,在场师生积极参与研讨,程教授耐心地对提出的问题进行解答,就各种观点进行了深入的探讨,现场气氛热烈融洽。


学术动态

山东大学博士生导师程相占教授应邀讲学

郑航航 · 2021-04-13

    2021年4月9日晚7时,应外国语学院英美文学研究所邀请,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山东大学文学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程相占教授,通过腾讯会议平台作了题为“范畴的审美感知功能”的学术报告。此次报告由陈茂林教授主持,校内外众多教师、研究生和本科生70余人参加了此次讲座。

    本次讲座以沃尔顿的艺术范畴理论及其对当代自然审美理论的影响为讨论中心,程教授深入浅出地为我们介绍和分析了沃尔顿的艺术范畴理论,卡尔森自然美学的“科学认知主义”立场,以及当代自然审美理论对卡尔森“自然科学范畴”的批判与发展。

    讲座伊始,程教授详细地为我们介绍了沃尔顿的艺术范畴理论。程教授指出,沃尔顿艺术范畴理论的要点是如何借助正确的审美范畴,也即艺术范畴,去正确地感知艺术品的审美属性。沃尔顿审美理论的意义在于凸显了审美范畴的功能,即对于审美感知的内容及其方向的引领,初步解答了“如何适当地欣赏艺术品”这个艺术美学的问题。为解决自然审美欣赏的适当性问题、确定关于自然的正确范畴,卡尔森借鉴了沃尔顿艺术范畴理论的思路和方法,他将欣赏者对正确自然范畴的认知限定为自然科学提供的知识,并论证了科学知识在自然审美活动中的关键性作用。程教授认为,卡尔森对于科学知识的引入不仅为自然审美欣赏提供了必要的关注边界,也为我们正确感知自然审美属性、发现自然审美价值、进而做出正确的审美判断提供了指导。然而,程教授也指出了这一理论的缺陷:第一,作为正确自然范畴基础的自然科学所提供的知识本身范围十分广阔,在进行实际的自然审美欣赏时,无法从客体性角度确定所使用的具体科学知识是否正确,这种开放性最终可能使自然审美判断导向主观判断。第二,自然科学范畴是由自然科学活动提供的,这种范畴从本质上来说是科学范畴而非审美范畴;科学家运用科学范畴的最终目的是获得关于自然的科学知识,而这不是一种审美活动。随后,程教授详细地为我们介绍了当代自然审美理论对卡尔森“自然科学范畴”的批判与发展,他分别分享了英国美学家马尔科姆·巴德(Malcolm Budd)、加拿大学者格林·帕森斯(Glenn Parsons)美国学者马西娅·伊顿(Marcia Muelder Eaton)关于卡尔森“自然科学范畴”的讨论。程教授认为上述讨论都凸显了“范畴”在审美活动及审美体验中的功能,从一个侧面推进了审美理论的发展。但自然科学范畴应用于自然审美欣赏的合法性尚未得到解决。程教授认为自然美学要真正向前发展,自然美学家仍然面临着创造一套确保能够对自然进行深刻的、严肃的、适当的、正确的自然审美范畴,用以取代自然科学范畴的责任和义务。  

    讲座的最后,在场师生积极参与研讨,程教授耐心地对提出的问题进行解答,就各种观点进行了深入的探讨,现场气氛热烈融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