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师范大学 外国语学院
School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 Hangzhou Normal University
当前位置:首页   团学园地   新闻动态
学院动态 |乌托邦文学中的性别与空间
发布日期:2021-01-04 09:31:01  发布者:文/外国语学院林依雯 图/外国语学院

 2020年12月30日下午15时,匈牙利佩奇大学、现深圳大学外语学院全职教授Péter Hajdu莅临外国语学院进行学术交流。Péter Hajdu教授作了题为 “Gender and Space in Utopian Writing”的学术讲座。本次讲座由殷企平教授主持,学院众多教师、研究生和本科学生积极参与。

 乌托邦是人类思想意识中最美好的社会,如同西方早期“空想社会主义”,即美好、人人平等、没有压迫的世外桃源。讲座伊始,Péter Hajdu教授表示近年来有关乌托邦文学的学术研究引起了他极大的兴趣。讲座中,Péter Hajdu教授围绕乌托邦小说和恶托邦小说中的两点即性别因素和地理因素来开展此次学术讲座。就性别而言,Péter Hajdu教授以阿特伍德《使女的故事》这本恶托邦小说为例,通过聚焦一个虚构的反乌托邦社会里女性的身体印记和两性繁殖危机,以及医生在两性关系中起决定性作用的社会地位等虚构现实,引导在场观众反思人口出生率骤降危机背后存在的真实原因:制造分层、制衡和绝对服从的权力机制异化了人的生存,充斥着肮脏、辐射和病毒的生态环境腐蚀了人的肉体与心灵。随后,Péter Hajdu教授介绍了乌托邦文学中的地理区别,尤以欧洲文学中的乌托邦“岛屿”和以中国为例的亚洲文学中的乌托邦“山谷”为突出特征。值得一提的是,Péter Hajdu教授介绍了来自匈牙利的作家Mor Jokai写的《下一个世纪》。借此,Péter Hajdu教授提出了“双重乌托邦”的概念,小说中“岛屿中的山谷”这一世外桃源的发现融入了欧洲和亚洲乌托邦文学的双重地理因素,由此为两国文化交际在乌托邦文学中开辟了一条光明之路。

    讲座的最后,老师同学们积极提问,问题涉及gender和space两者之间的联系及异国乌托邦文学对比背后潜在的文化因素等,Péter Hajdu教授随之也热情作答,讲座的氛围达到高潮。最后,在场的所有人都对Péter Hajdu教授此次的拜访表达了高度的赞誉和真诚的感谢,此次讲座在阵阵鼓掌声中落下帷幕。

微信图片_20201231215605

                               乌托邦文学中的性别与空间

新闻动态

学院动态 |乌托邦文学中的性别与空间

· 2021-01-04

 2020年12月30日下午15时,匈牙利佩奇大学、现深圳大学外语学院全职教授Péter Hajdu莅临外国语学院进行学术交流。Péter Hajdu教授作了题为 “Gender and Space in Utopian Writing”的学术讲座。本次讲座由殷企平教授主持,学院众多教师、研究生和本科学生积极参与。

 乌托邦是人类思想意识中最美好的社会,如同西方早期“空想社会主义”,即美好、人人平等、没有压迫的世外桃源。讲座伊始,Péter Hajdu教授表示近年来有关乌托邦文学的学术研究引起了他极大的兴趣。讲座中,Péter Hajdu教授围绕乌托邦小说和恶托邦小说中的两点即性别因素和地理因素来开展此次学术讲座。就性别而言,Péter Hajdu教授以阿特伍德《使女的故事》这本恶托邦小说为例,通过聚焦一个虚构的反乌托邦社会里女性的身体印记和两性繁殖危机,以及医生在两性关系中起决定性作用的社会地位等虚构现实,引导在场观众反思人口出生率骤降危机背后存在的真实原因:制造分层、制衡和绝对服从的权力机制异化了人的生存,充斥着肮脏、辐射和病毒的生态环境腐蚀了人的肉体与心灵。随后,Péter Hajdu教授介绍了乌托邦文学中的地理区别,尤以欧洲文学中的乌托邦“岛屿”和以中国为例的亚洲文学中的乌托邦“山谷”为突出特征。值得一提的是,Péter Hajdu教授介绍了来自匈牙利的作家Mor Jokai写的《下一个世纪》。借此,Péter Hajdu教授提出了“双重乌托邦”的概念,小说中“岛屿中的山谷”这一世外桃源的发现融入了欧洲和亚洲乌托邦文学的双重地理因素,由此为两国文化交际在乌托邦文学中开辟了一条光明之路。

    讲座的最后,老师同学们积极提问,问题涉及gender和space两者之间的联系及异国乌托邦文学对比背后潜在的文化因素等,Péter Hajdu教授随之也热情作答,讲座的氛围达到高潮。最后,在场的所有人都对Péter Hajdu教授此次的拜访表达了高度的赞誉和真诚的感谢,此次讲座在阵阵鼓掌声中落下帷幕。

微信图片_20201231215605

                               乌托邦文学中的性别与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