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师范大学 外国语学院
School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 Hangzhou Normal University
当前位置:首页   校友之窗   校友风采
2019暑期寻访校友足迹实践活动第四站——叶晋校友
发布日期:2020-03-16 18:28:49  发布者:钱珊

岁月是残酷的,因为它会使得物是人非,带着皱纹偷偷爬上你的额头、眼角,展现着独特的年轮。但是岁月却也是善良的,因为它会沉淀年轻时的心浮气躁,呈现出成熟稳重、对事镇定泰然的姿态。有这样一个女子,她身上体现出来的是岁月,深藏着的也是岁月,但似乎岁月的伤害又不曾靠近过她。在杭州六月末的这样一个盛满了烈夏气息的时间里,我们有幸采访了叶晋学姐。


时间;2019628

地点:杭州师范大学恕园19号楼208


记:学姐,您好!我们了解到您是国际交流方面的专业人士,那您方便跟我们说说具体从事的是什么工作吗?

叶:我目前主要在做的是国际学校择校服务,名校申请规划和身份规划。随着国际教育的普及,通过高考择校已经不是唯一求学途径。越来越多的学生在中学阶段就会转战国际学校,以求获得更好的通往国际名牌大学的资源。我们就是帮客户解决由此带来的一系列申请准备、择校、身份规划等细节问题。

记:您能跟我们分享一下您的求学经历吗,比如考研或者是读博之类的?

叶:大四的时候考过浙大传媒,我的专业课成绩很高,但是政治考试没发挥好,所以就没能考上。然后毕业之后就马上在杭州参加工作了。所以读博读研这个没有,但是我倒是帮助过很多人读博读研。这个也算是对自己的一种弥补吧。

记:学姐您大学同学很多都选择去中小学当英语老师,为什么您选择了现在这份工作?

叶:现在的工作其实并不是我的最初选择。刚毕业时考虑到工作不能和专业脱节,就加入了一家国际旅行社,既能到处旅行,还能经常和外国友人交流接触,精进专业。后来接触了培训行业,从最初教基本语法、词汇到后来慢慢发展到雅思、托福之类的标化考试培训、游学、留学业务,并开始接手学校的教学教研管理工作以及公司国际业务的运营管理。机缘巧合下结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现在大家一起合作创立了属于我们自己的事业,正在努力打拼中。

记:我们了解到您是2004年毕业的,离开母校这么多年了,现在再回想起来,您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呢?

叶:其实现在时代发展得很快,你们已经跟我们那时候很不一样了。我们想要开水就要到开水房去打热水,到了冬天你可以凭热水票去学校的澡堂洗澡。然后给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我们的图书馆了,我最爱的就是学院路222号,进门就可以看见我们的大图书馆。每天的生活,基本上除了上课之外,就是“寝室-图书馆-食堂”三点一线的模式,我也很怀念以前在图书馆努力学习的日子。而且我们的图书馆门口就是一块很大的长方形草坪,可以躺在那里看书、晒晒太阳,特别悠闲。在图书馆到寝室的路上有一条长廊,我们每天早上会去那里朗读。其他的话,一般都是在寝室里面做一些休闲娱乐活动,女生寝室都是这样的,晚上“卧谈会”聊聊老师、男朋友和偶像,我们那个年代还是追着《流星花园》的。

记:在杭师大就读期间您最喜欢哪位老师呢,能说说原因吗?

叶:我想应该是汪学磊老师吧,我读大学的时候最喜欢上他的课。他是我见过的老师当中最有专业素养的一位。当然喜欢他的课还有一部分来源于他的帅气的外表,当时我们外语系的女生大部分都超级中意他那与生俱来的英伦风范,还有那地道的英语发音……不过他也是最最严格的老师,每次只要有他课的那一天,我们都得早早起床听VOA新闻,并且抄录下来,以应付他的课前提问。在他的高压政策下,我的专业课成绩直线上升!

记:您觉得杭师大对您有哪些影响呢,比如在生活观念、就业等方面?

叶:怎么说呢,虽然我不是师范专业毕业的,但是我从师大毕业出来,心里总会有一根弦绷着,就是说我是师范大学毕业的,我出来之后就必须做到为人师表,我也做了很多年的老师。我也感觉,可能就是“师范”两个字让我在做老师的十多年中觉得一定要秉持着“教书育人”的准则,所以我也出了很多成绩,而且一直到现在,很多孩子都跟我保持着联系,和我关系很好。有些孩子,刚进来的时候不爱学习,托福雅思只是随便考考,出去之后都能有所改变,可以考出好的成绩,考上想去的大学。我最自豪的事情就是将很多孩子送到了世界各地去求学,去改变自我,而这一切都是“师范”二字带给我的。

记:有什么话相对母校和学弟学妹们说的吗?可以谈谈您的期望、意见或建议。

叶:应该离现在有四五年了,当时我们的校区还在下沙那边,我有一次带我女儿去玩,她问我你的学校叫什么,我说叫“杭州师范大学”,但因为当时她还小,听不清楚,她说:“什么!杭州吃饭大学?”当时我就觉得很欢乐、很可爱,后来仔细想想,在学校读了四年书,毕业出来之后,学校确实为你提供了“吃饭”的机会,如果没有这四年的沉淀学习,我也许真的什么都做不了。我最大的感受是,我在学校里学习了一门名为“英语”的技术,这门技术给了我安全感,毕业以后我从来没担心过自己会失业。现在的感受就是,我们这些毕业生凭着四年的学习“吃上饭了”,我希望学校可以越办越好,能够让毕业生“吃上更好的饭菜”。



校友风采

2019暑期寻访校友足迹实践活动第四站——叶晋校友

钱珊 · 2020-03-16

岁月是残酷的,因为它会使得物是人非,带着皱纹偷偷爬上你的额头、眼角,展现着独特的年轮。但是岁月却也是善良的,因为它会沉淀年轻时的心浮气躁,呈现出成熟稳重、对事镇定泰然的姿态。有这样一个女子,她身上体现出来的是岁月,深藏着的也是岁月,但似乎岁月的伤害又不曾靠近过她。在杭州六月末的这样一个盛满了烈夏气息的时间里,我们有幸采访了叶晋学姐。


时间;2019628

地点:杭州师范大学恕园19号楼208


记:学姐,您好!我们了解到您是国际交流方面的专业人士,那您方便跟我们说说具体从事的是什么工作吗?

叶:我目前主要在做的是国际学校择校服务,名校申请规划和身份规划。随着国际教育的普及,通过高考择校已经不是唯一求学途径。越来越多的学生在中学阶段就会转战国际学校,以求获得更好的通往国际名牌大学的资源。我们就是帮客户解决由此带来的一系列申请准备、择校、身份规划等细节问题。

记:您能跟我们分享一下您的求学经历吗,比如考研或者是读博之类的?

叶:大四的时候考过浙大传媒,我的专业课成绩很高,但是政治考试没发挥好,所以就没能考上。然后毕业之后就马上在杭州参加工作了。所以读博读研这个没有,但是我倒是帮助过很多人读博读研。这个也算是对自己的一种弥补吧。

记:学姐您大学同学很多都选择去中小学当英语老师,为什么您选择了现在这份工作?

叶:现在的工作其实并不是我的最初选择。刚毕业时考虑到工作不能和专业脱节,就加入了一家国际旅行社,既能到处旅行,还能经常和外国友人交流接触,精进专业。后来接触了培训行业,从最初教基本语法、词汇到后来慢慢发展到雅思、托福之类的标化考试培训、游学、留学业务,并开始接手学校的教学教研管理工作以及公司国际业务的运营管理。机缘巧合下结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现在大家一起合作创立了属于我们自己的事业,正在努力打拼中。

记:我们了解到您是2004年毕业的,离开母校这么多年了,现在再回想起来,您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呢?

叶:其实现在时代发展得很快,你们已经跟我们那时候很不一样了。我们想要开水就要到开水房去打热水,到了冬天你可以凭热水票去学校的澡堂洗澡。然后给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我们的图书馆了,我最爱的就是学院路222号,进门就可以看见我们的大图书馆。每天的生活,基本上除了上课之外,就是“寝室-图书馆-食堂”三点一线的模式,我也很怀念以前在图书馆努力学习的日子。而且我们的图书馆门口就是一块很大的长方形草坪,可以躺在那里看书、晒晒太阳,特别悠闲。在图书馆到寝室的路上有一条长廊,我们每天早上会去那里朗读。其他的话,一般都是在寝室里面做一些休闲娱乐活动,女生寝室都是这样的,晚上“卧谈会”聊聊老师、男朋友和偶像,我们那个年代还是追着《流星花园》的。

记:在杭师大就读期间您最喜欢哪位老师呢,能说说原因吗?

叶:我想应该是汪学磊老师吧,我读大学的时候最喜欢上他的课。他是我见过的老师当中最有专业素养的一位。当然喜欢他的课还有一部分来源于他的帅气的外表,当时我们外语系的女生大部分都超级中意他那与生俱来的英伦风范,还有那地道的英语发音……不过他也是最最严格的老师,每次只要有他课的那一天,我们都得早早起床听VOA新闻,并且抄录下来,以应付他的课前提问。在他的高压政策下,我的专业课成绩直线上升!

记:您觉得杭师大对您有哪些影响呢,比如在生活观念、就业等方面?

叶:怎么说呢,虽然我不是师范专业毕业的,但是我从师大毕业出来,心里总会有一根弦绷着,就是说我是师范大学毕业的,我出来之后就必须做到为人师表,我也做了很多年的老师。我也感觉,可能就是“师范”两个字让我在做老师的十多年中觉得一定要秉持着“教书育人”的准则,所以我也出了很多成绩,而且一直到现在,很多孩子都跟我保持着联系,和我关系很好。有些孩子,刚进来的时候不爱学习,托福雅思只是随便考考,出去之后都能有所改变,可以考出好的成绩,考上想去的大学。我最自豪的事情就是将很多孩子送到了世界各地去求学,去改变自我,而这一切都是“师范”二字带给我的。

记:有什么话相对母校和学弟学妹们说的吗?可以谈谈您的期望、意见或建议。

叶:应该离现在有四五年了,当时我们的校区还在下沙那边,我有一次带我女儿去玩,她问我你的学校叫什么,我说叫“杭州师范大学”,但因为当时她还小,听不清楚,她说:“什么!杭州吃饭大学?”当时我就觉得很欢乐、很可爱,后来仔细想想,在学校读了四年书,毕业出来之后,学校确实为你提供了“吃饭”的机会,如果没有这四年的沉淀学习,我也许真的什么都做不了。我最大的感受是,我在学校里学习了一门名为“英语”的技术,这门技术给了我安全感,毕业以后我从来没担心过自己会失业。现在的感受就是,我们这些毕业生凭着四年的学习“吃上饭了”,我希望学校可以越办越好,能够让毕业生“吃上更好的饭菜”。